夏哥哥也舔舔

夏哥哥也舔舔

夏打电话找来了一个律师,说是要见证一下。一会儿,一个姓陈的律师来到了。他四十多岁,戴着眼镜。我过去从来没见过他。

  我用颤抖的手在四份纸上签了字。那个陈律师还让我在另外两张纸上也签了字,而且也没有告诉我签的是什么。当时是6点三刻,这是我一生中的历史性时刻。

  我真得一无所有了。他们真狠,虽然只是寥寥几笔,可我的一生也许就此改变。协议书中明确的表示,要绝对顺从她,完全听从她的命令。我真的成为我妻子何丽玲的奴隶了,她终于彻底将我踩在脚下。

  夏磊拿着几份协议和那位陈律师匆匆离去,丽玲命我去做饭庆祝。

  八点钟左右,夏磊回来了。

  我花了一个小时,做出一桌丰盛的四菜一汤。丽玲让我服侍他俩用餐,我一道菜一道菜地端来端去,为他俩斟饮料,夏还提议他俩喝一点红酒。在他们用餐时,我就站在丽玲身边。

  「跪下,做奴隶就要像个奴隶的样子!」我立刻跪在丽玲的脚旁边等着她的指使。

  饭后,我在厨房清洗碗筷,他们在客厅看电视。

  9点半左右,丽玲搂着夏磊说:「亲爱的,我们上床吧!」「好的,叫你丈夫也加入。」「你也进来!」丽玲冷冷地对我说道,然后她和夏磊彼此拥着走进卧室,我跟在他们身后。

  「跪在墙角里看着。」他们开始脱衣解带,很快两人就都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夏迫不及待地握着阴茎插入丽玲的阴道,开始插送,房间里立刻充满了性欲的呻吟和两性肉体摩擦发出的声音。

  十多分钟后,丽玲在夏的身下对我说:「骂你自己,说你是爱戴绿帽子的乌龟……」丽玲一边被夏磊插得大声地呻吟着求饶,一边又开始羞辱我了。

  我开始轻声骂自己。

  「大声点,让我们都听得见!」我开始大声骂自己,给他们的性交增加佐料。床上的戏渐渐进入高潮。

  过了一会,丽玲命我躺在床脚上,她直接骑在我的脸上,她和夏磊采用类似动物的性交姿势,她趴伏床上,向上撅起屁股,我很容易把头钻到她的胯下。她的阴部就在我脸上方不到几厘米处,夏磊从她屁股后面插入她的阴道,我被命令在他俩性交时用舌头从下面舔丽玲的阴蒂和夏磊的性器。

  这对我的羞辱几近极度,夏磊湿漉漉的大鸡巴就在我的眼前大进大出,丽玲的淫汁不断滴在我的脸上,周围弥漫着强烈的性交的味道、淫骚混着尿臊味,耳边是丽玲和夏磊两人性器激烈摩擦的声响、丽玲的呻吟声、夏磊的气喘声,夏磊的睾丸会不时有力地打在我的脸上。

  他们俩实际上是在我的脸上性交,我从没有想到此生会受这般羞辱,而我也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我的鸡巴从来没有这样硬朗过,我羞辱得也兴奋得喘不过气来。

  夏磊一口气插送了四、五十下,他们两人的肉体交媾处已经泛出大量的白色淫汁,丽玲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知道她已经接近高潮。夏磊也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他的睾丸也越来越频繁地敲打在我的下额和鼻子上。

  「做吧!啊……我要来了,快……快做……」我听到丽玲在粗声低吟着。

  突然,我感到夏磊开始喷射,他猛地将一只手按在我的两腮边捏着,由于力气很大,我的嘴巴被迫张开,他的另一只手从丽玲的阴道内抽出他又粗又大、通红而正在喷射的黏答答的阴茎,用力插进我的嘴里。

  我感到夏磊的阴茎在口里鼓动,一股股潺滑的液体急速地射进我喉咙里面,我的嘴里立刻充满了他咸腥的、带着他体温的精液,有许多已经冲进并滑下我的食道,他的阴茎继续在我的嘴巴里喷射。

  「你这个人渣,绿头乌龟,给你吃新鲜的……」我被突如其来的变化震呆了,我只知道吞噬。丽玲迅速转身,将早已准备好的录像机拿起,给我们录像……一会,夏磊把阴茎从我的嘴巴里拔出去,松懈地躺在床上,我的嘴巴周围满是他的精液,我还不知所措地仰躺在床边上。

  丽玲放下相机,躺在夏磊身边,两人搂抱着,嘴对嘴地吻在一起。

  「都咽下去,快点!」丽玲命令我。

  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照办了。

  「给我把下面舔乾净!」丽玲用往常的霸道口气命令我。

  我立刻抬起头,转过身,我的下身又不听话地高高翘起。我开始舔她湿漉漉的阴部,不一会,她阴道里边似乎已经乾净了。我开始舔了几下她的会阴处和肛门,因为那上面和周围也有少许的精液。

  「谁让你舔我的屁股?」「对不起,丽玲……我……我……对不起……」「算了,江明,喜欢你的新角色吗?」丽玲似乎并没有因为我未经允许舔她的屁股而生气,她问道。

  「可以。」「你知道吗?江明,我有一件事要宣布。」我又紧张起来。
「从今往后,你是我的奴隶,夏磊是我的情人,他将搬来和我们同住,不只是七天了,而是长期的。我们俩睡卧室,你睡客厅,你要像奴隶一样好好伺候我们俩。听到了吗?」「听到了。」「从现在起,你不许再叫我丽玲,也不要像以前一样叫我主人了,现在我们家的主人是夏经理,你要叫夏经理为主人,要改口叫我女主人。我以后也要收起以前的娇气,乖乖地听从夏经理的话。而你要像奴才伺候主子那样服侍我们俩,服侍得不好,你会有苦头吃的,知道吗?」「是。」「是什么?」「是,女主人。」「这才对。以后我也许会给你改名字,随我姓,叫何江明,好不好?」「是,女主人。」「怎么样,夏磊,我挺聪明吧!」「你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射过精的夏磊懒懒地恭维她。

  「何江明,给我们拿两瓶饮料来。」我立刻出去照办,回来后又重新跪在床旁。

  「舔我的脚趾!」丽玲命令道。我立刻照办,将头伏在她的脚上,将她的大脚趾含在嘴里。

  「江明,事已如此,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其实夏磊和我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上床了。记得在公司的一次聚会上,你第一次介绍我们认识吗?那次我们就相互有电了,第二天夏磊就偷偷约我出去,不到三天我们就上床了。

  你知道我们的第一次是在哪里吗?就在我们家,就在这张床上。哈哈……你一直被蒙在鼓里,我们早就给你戴上绿帽子了。

  记得有一次我们陪南通卫生局的那个处长吃饭吗?席间我们都出去解手,其实我们在洗手间亲热,还让一个服务生撞上了……哈哈!我们原以为需要七天的时间才能把你彻底打垮,没想到你这么没用,不到两天就被征服了。」我又是一阵羞辱,我最大的担心终于发生了,而且早就发生了,怪不得最近她经常在晚上接到男人的电话后就马上出去,原来他们早就勾搭成奸,然后一起设套坑害我。

  我真是天下第一号的傻瓜。我恨他们俩,更恨我自己,可现在我已经毫无出路了,我已经签了协议,那好像是有法律约束的,而且还被录了像,我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我眼泪又流了出来,但舌头一刻不停地继续舔着她的脚趾,我越感到羞辱,舌头就越舔得来劲,心被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颤抖着,女人竟会如此阴险,如此残忍,我感到灵魂在被这个容貌靓丽但却阴险狡猾的女人奸污着、践踏着。我开始流泪,心在流血,但我的下体却一反常态的隆起。

  丽玲侧身用手指将我的眼泪擦掉一点,放在嘴里舔了一下:「嗯,味道很不错。」「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对我这样?」我一边流泪一边问老婆,但舌头还舔在她的脚趾上。

  「嘿嘿……还问为什么?原因太多了,我早就已厌倦了你,厌倦了我们的生活。你根本无法满足我。而且我早就发现了你的秘密,早就知道你的奴性,也早就想找机会利用你的奴性……」「好了,今晚就饶了他吧,今后你有的是时间折磨他。」此时夏磊似乎很困了,已经快要进入梦乡了。

  「滚出去吧,滚到你的房间里自己去哭吧!」丽玲说道。

  我真没有想到,同她朝夕生活了四年的老婆原来这么阴险恶毒,竟把我彻底出卖了。我一直在困惑,为什么夏磊能知道我那两张回扣的汇款单?我只是同丽玲讲过,现在想起,一定是自己的老婆出卖了自己。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我的脑袋像要爆炸一样,我悔恨莫及。我承认,我的确对女人有屈从意识,但我绝不愿受到如此的欺骗和淩辱。我是有性受虐意识,但绝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我瘫在椅子上,不知该怎么办。我不是没想过要杀掉这对狗男女,同他们同归于尽,可我没有那个胆量,而且我对丽玲更是恨不起来,她对我越坏,我好像越舍不得她。

  丽玲在那次让夏磊在我家当着我的面做爱以后,夏磊就住到我家里来了,而且经常和我老婆性交,有时是当着我的面做,有时是他俩在丽玲的卧室里做。像这样长期下去,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可又奈何不了他们。

  晚上,我同她看着电视,不一会她就去洗澡,洗完澡后她穿着上次夏磊送她的那件睡衣,我很清楚地就能看到她的乳罩和三角内裤。实在是太性感了,我想我今天不管她如何一定要上她。

  我也去洗澡去了,我还没有洗完时,夏磊又到我家里来了。我洗完澡后赤着上身,只穿着三角内裤进了客厅,只见夏磊早已同我老婆亲热起来了,他们相互拥抱在一起接吻着。

  我坐在了单人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吸了起来。这时夏磊对我老婆说:「亲爱的,我们今天还是在沙发上做吧,给你的男人看看,他也是怪可怜的,他总比看都看不到要好得多呀!」这时,我老婆主动地把自己的睡衣扣子解开,好方便让夏磊抚摸她的乳房。

  我看见她的肉球好大,滑腻而且富具弹性。

  夏磊的手伸进丽玲的乳罩里搓呀搓,她的奶头就硬起来了。接着夏磊便摸她白嫩的大腿,摸到她的耻部,那儿有一件薄纱的三角内裤紧紧地绷住她隆起的阴阜,他轻轻地在她两瓣肥肉中间凹下的地方划了划,丽玲颤声说道:「被你这样一玩,我的内裤会弄湿的,不如我先把衣服脱下再让你玩好吗?」夏磊放开手,丽玲从夏磊的怀里站立起来,把她身上的睡衣、乳罩及三角内裤一件一件地脱下来。最先显露的是她硕大的双乳,接着把内裤也脱下了,露出一个浑圆的美臀。然后,她转身投向夏磊的怀抱。

  这时,丽玲一身细白嫩的肉体,已经一览无遗地暴露在夏磊和我的眼前。她小腹下的阴毛短而浓密,两瓣大阴唇特别性感,上面白白净净地没有一根毛发,彷佛中间裂开的雪白馒头。

  夏磊同她亲吻着,我也坐在了他们的沙发上,搂着我老婆的脚抚摸。我感到一股微微的幽香,她的脚是那么白净细软,特别小巧玲珑,而且绵软细嫩,柔若无骨。

  这时候我老婆将她的脚退了回去,说:「小江,你凭什么要摸我的脚?」我说:「求求你们好了,夏磊,你就让我摸摸我的老婆吧!」这时候他们停止了接吻,夏磊说:「只要你乖乖的听我们的话,让你摸摸也可以,我们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丽玲也说:「贱货,你跪在我们面前求我们好了。」我急忙把茶几搬开,跪在他们的面前说:「求求主人,让我抚摸我的老婆好吗?」夏磊说:「不,你还要抚摸我,舔我们的脚和下面。」我回答道:「是,我为你们服务。」于是他们又开始了做爱。我老婆手抚摸着夏磊的胸肌,夏磊继续抚摸我老婆的阴户、揉弄她的阴蒂,把她逗得阴户都湿润了。我跪在我老婆的大腿中间,舔着她的大腿和夏磊的手指。

  这时夏磊很冲动,便把丽玲抱到卧室里的床上去。夏磊把丽玲放在床沿,她自觉地把两条白嫩的粉腿分开,高高地举起来,摆正了姿势,让她那可爱的肉洞毫无遮掩地呈露在夏磊的眼前。

  夏磊对我说:「小江,你来帮我脱下内裤,让我操你的老婆,我要你扶着我的鸡巴对准你老婆的阴道插进去。」我上去脱掉了夏磊的内裤,他硬梆梆的粗壮阴茎马上跳了出来,他赤裸的站在我老婆双腿中间挺起腰,我握住夏磊粗硬的阴茎把龟头对准我老婆的阴道口,然后我用舌头舔着她那茸毛中的肉缝和夏磊的鸡巴,觉得已经湿润了。我又握着丽玲的小脚抚摸,看着夏磊他那坚硬无比的肉棍往我老婆那毛茸茸的洞眼直戳下去。

  我听见他们两人交合的地方传出轻微的「啧」一声,夏磊的整根鸡巴就全部插入了我老婆滋润的阴道里。丽玲张了张小嘴,轻轻地哼了一声,阴唇紧紧地把夏磊的鸡巴吸住;夏磊也没有立刻抽送,先享受一下阴茎让丽玲的嫩肉包围着的乐趣。

  我很长时间都没有看到我老婆那不仅样貌端正、身材也很标青的裸体了,苗条细腰之上的酥胸,偏偏挂着两座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修长的玉腿尽处,夹住一个芳草凄凄的津津肉洞。而我也已经好久没有接近过女色了,面对这诱人的胴体,也觉得很喉急。

  我眼见到我老婆晶莹白皙的肉体正在被夏磊粗硬的大阴茎抽插的动人场面:

  他插入时,丽玲的阴唇也随之陷入,两人乌黑的阴毛混成一片;而拔出时,我老婆的阴唇也被牵翻出来,看见了鲜红的嫩肉。丽玲的手儿紧紧地抓住床单,脸红眼湿,白里泛红的酥胸急促地起伏着,阴道里淫液浪汁横溢。

  抽插了十多二十分钟后,我见夏磊加快速度继续抽送了一会,便趴在丽玲身上,阴茎深深埋进她的阴道内,在外面只见到夏磊的阴囊和我老婆的阴唇贴在一起,然后就「噗噗噗」地射精了。

  我老婆好像在这时也达到了高潮,她眯着眼睛「呜呜」的叫着,用力抱紧夏磊的身体,两人一同进入极乐的巅峰。夏磊离开我老婆的肉体时,她嫩白的大腿还在抽搐,脸上的表情如痴如醉。

  他俩躺在床上把双腿张开,我开始用舌头去清理他们的生殖器,我舔着老婆的阴唇和大腿中间,舔吃夏磊射在我老婆阴道里流出来的精液。我舔乾净后又去舔夏磊的鸡巴,他的鸡巴已经是软软的了,上面还留着我老婆的淫水和他自己的精液。

  这时夏磊重新睡在了枕头上说:「丽玲,你上来。」他将手伸直,我老婆就将头睡在他的手上。

  夏磊点燃了两支香烟,给了丽玲一支说:「我们该好好休息一下了,让你的男人来为我们舔脚。」他俩张着双腿,夏磊的另一只手抚摸在我老婆的乳房上,我老婆的一只手也揉搓着夏磊的鸡巴。

  我跪在他们的脚前,用手揉搓着他们的脚趾和脚掌,丽玲将一只脚伸到我的嘴边说:「贱货,你舔,你吻呀!」我张开嘴,她的大脚趾伸到了我的嘴里,我的舌头吸着她的脚趾头,双手抱紧她的脚抚摸,我将她的脚趾吐出,用舌头舔她的脚底。

  我老婆兴奋地说:「贱货,你也有今天呀!你舔得我好舒服,你快给我的夏哥哥也舔舔呀!」接下来我就是为她的夏哥哥舔脚了。

  我好恨我自己。

相关文章:

上一篇:极度羞辱 下一篇:完美女人的样子